• 公告
  • 活动
  • 攻略
查看: 273|回复: 1

[交流讨论] 【大话西游手游】神兵同人文(四)--锦鲤

[复制链接]

3206

帖子

0

精华

553

积分

网易编辑

Rank: 48Rank: 48Rank: 48

UID
327109
积分
553
荣耀
0 点
节操
333 斤
人气
1955 分
发表于 2020-4-8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锦鲤


  1、


  天河之水,冰寒刺骨。其上常年冷雾胶着,折射漫天霞光,远远望去,如梦似幻。


  天河之中的鱼,为了抵御冰寒,大多修炼得肉质紧实,修为自然也是不弱的。


  这其中当然也有例外——


  锦鲤彩安便是这个例外。


  彩安是条红鳞金纹的锦鲤。身上的金纹据说是吃了王母所赐的火神丹才长出来的。


  火神丹是老君所炼专供灵兽食用的仙药,可增强灵兽的火属性。


  换句话说,彩安身上的金纹就像一件火属性的铠甲,可以保护它不受天河水的寒气侵袭。


  此外,彩安还有一个饲主名叫哪吒。


  传闻,昔日哪吒化莲之时,彩安曾在莲座旁绕游三日为哪吒护法。


  后哪吒修成正果,便把彩安视为小弟,时常投喂。天河之中有点眼力见的鱼自然都不敢招惹彩安。


  彩安在天河中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当其他鱼起早贪黑努力把自己修炼得越来越瘦时,彩安却把自己吃成了一条胖头鱼,配上小豆豆眼睛,远远看去,竟然还有些呆。


  王母和哪吒见了彩安这副样子总忍不住叹气:“不能再吃了。这样好吃懒做,什么时候才能修出元神,位列仙班?”


  彩安却抖着腮帮子上的肉道:“我还小呢。”说完继续翻着鱼肚皮好吃懒做。


  虽然有两位天宫的大神庇护着彩安,奈何彩安命中有劫,唯有历劫,才能成长。


  王母娘娘纠结了几日,让侍女玉姬去寻一个可靠之人下界为彩安护法。


  天宫岁月寂寞,天界上神有的爱养狗,有的爱养麒麟,唯独王母的一颗“慈母之心”却拴在了一条鱼的身上。


  “他那么呆,千万别让他被人骗了,也别让他渴着、饿着。”


  “是。”玉姬领命而去,一番打探后,找到了神兵。


  “神校尉。”玉姬与神兵见礼,把王母的来意说明。


  神兵一脸懵懂:“护法?为一条鱼?”


  “正是,”玉姬微微一笑,“短短三载你便由普通兵士升为校尉,娘娘对你颇为赏识,你可千万不要让娘娘失望。”


  “好吧。”虽然摸不着头脑,神兵却只能点头应是。


  不曾想,玉姬刚走,李天王麾下的三太子哪吒却又摸到了威虎营。


  “神校尉,”哪吒双手捧着礼物,“听玉姬姐姐说,你将下界为彩安护法。彩安与我有旧,还望照顾一二。”


  “啊?好好。”


  待哪吒走后,神兵翻看礼物,其中却大半都是供灵兽服用的灵丹和下界凡人使用的金银。


  神兵了悟,这彩安是条有后台的鱼,下界后,自己对待他一定要慎重。


  2、


  长安城自古被八水环绕,又称“八水绕长安”。


  神兵抵达时,彩安正如鱼得水般穿梭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他长相讨喜,穿一身金红色的锦衣,白胖的脸颊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又因为力气大,常有大姑娘小媳妇光顾他的生意,带个口信、买点东西。一来二去,竟也赚了不少铜板。


  “张大哥,嫂子喊你回家吃饭。”


  “滚滚滚,老子手气正旺,别打搅老子。”


  彩安一把掀翻赌桌,扛起姓张的男子就走。


  张家娘子千恩万谢:“彩安,真是多亏你。不然这个死鬼还不知要赌到什么时候。”


  神兵暗自点头,看来这条鱼也不是一无是处。


  从张家出来,一条黑白花的小猫忽然从屋檐蹿下,瞪着彩安。


  彩安与猫瞪视片刻,双眼一番,晕了过去。


  神兵摇头,上前背起彩安——他果然还是不该对一条鱼抱有太高的期望。


  那小猫却仿佛十分喜欢彩安,尾随不散。


  神兵撸了下猫头,驱赶道:“这条鱼你可咬不动,快回家去吧。”


  小猫拿脑袋蹭了蹭神兵的手心,依依不舍。


  彩安在月老祠中醒来,听着祠外此起彼伏的猫叫声,鱼身瑟瑟发抖。


  人间真的太可怕了。


  外面下起靡靡细雨,他的心情更加沮丧,闭眼不想面对这个世界。


  “你吃过火神丹,凡间的小猫是伤不了你的。”神兵忍不住出声安慰。


  彩安却是瞪圆了鱼眼:“神兵?你怎么会在这里?”


  神兵诧异:“你认识我?”


  彩安点头:“你常在天河边发呆,对着河面自言自语,我们都说你是天兵中最呆的人。”


  一瞬间,神兵额头青筋爆裂,产生了一种杀鱼灭口的冲动。


  彩安却又道:“有次我见你掉了这个在天河中,给,以后可不要再弄丢了。”彩安从行囊中掏出一枚绘着太上老君的护身符,递给神兵。


  这是一位同袍的遗物,那位同袍每次围剿妖魔,都会戴上这枚护身符。同袍死后,护身符到了神兵手里。


  神兵有些感慨,他忽然有些明白,天河之中的鱼那么多,为何王母和哪吒独独对彩安青眼有加。


  一阵脚步声传来,月老祠外的猫忽然不叫了。随着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神兵和彩安急忙隐去身形,躲到月老像后。


  一个手持长棍的绿衣女子款步走入祠中。女子的发丝和衣衫被细雨打湿了几分,却并不狼狈。她气质高雅,相貌清丽中透着勃勃英气。


  “这位姐姐我仿佛见过的。”彩安自言自语。


  神兵却目露警惕之色。猫咪最懂察言观色,女子虽未流露杀气,周身的威仪却可震慑群猫,又岂会是普通人?


  “月老在上,我只愿……”


  那女子对着月老盈盈一拜,轻声**片刻,便要转身离去。


  彩安的鱼眼瞪直,从随身行囊中掏出一把伞追了出去。


  “姑娘,姑娘,下雨了,这把伞给你。”


  那是王母娘娘赐的七宝华盖!神兵看得目眦欲裂,这可真是条败家的鱼。


  女子看着这凭空从月老祠中跑出的彩安,却只是微微一笑:“这雨不大,无妨。”


  彩安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麻烦了。”


  “我可以的。”不通人情世故的彩安,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是在纠缠,他只知道自己看到这个女子便心生欢喜。


  女子看着巴巴为她打伞的彩安,无奈点头:“如此,便有劳了。”


  彩安兴奋起来,他又成了一条斗志满满的鱼:“姑娘住在哪里?”


  “姑娘方才是在求姻缘吗?”


  “我叫彩安,姑娘你呢?”


  “吾名英女侠。”


  虽然三问才能得到一句回答,彩安却仍兴高采烈的撑着伞与女子步入了雨中。


  那日之后,彩安虽还像往日那般给长安城的居民送信、打杂,神兵却明显的觉察到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神兵、神兵,你说,英女侠会不会喜欢这枝珠钗?”


  “女人的喜好,我不甚懂。”


  “你不是喜欢过织女吗?”


  神兵不吭声,默默把烤好的兔子肉递给彩安。


  为了省下钱给英女侠买礼物,彩安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原本肥嘟嘟脸颊也迅速消瘦下来。想起王母和哪吒的嘱托,神兵有些发愁。


  彩安却道:“英女侠曾说她喜欢兔子,我不想吃。”


  忍住揍鱼的冲动,神兵丢下烤兔子:“那你想吃什么?”


  彩安目露怀念:“我有些想吃火神丹了。”


  神兵掏出一枚火神丹,递给彩安。彩安却又道:“火神丹这么好吃,我想给英女侠尝一尝。”


  “你自己吃吧,”神兵忍耐道,“人族女子不吃火神丹。”


  彩安却兴冲冲得拿着火神丹去英女侠处献宝,结局自然是被婉拒。彩安却很高兴,这么好吃的火神丹,英女侠却一定要留给我吃,她对我真好。


  3、


  恋爱令鱼智昏,恋爱也令鱼上进。


  许是在追求英女侠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自身的不足,神兵惊讶的发现,彩安这条好吃懒做的鱼,竟然起了个大早,绕着护城河游了三圈。


  “横波门正在招收水性好的帮众,我要去应聘。”彩安坚定的道。


  神兵心中产生不好的预感:“你为何忽然想去横波门?”


  “英女侠看中了一件兵器,要500两银子,我想攒钱送她。”


  “简直胡闹,”神兵怒道,“你可知那横波门的底细?掌管黑白两道的漕运……哎,你别走,我话还没说完。”


  看着彩安毅然决然的背影,神兵跺脚踩碎了月老祠的地砖。


  横波门副帮主刘延庆站在渭水边的码头上,眼神扫过站成一排想要入门的精壮年轻人,待他看到有些虚胖的彩安,眼角抖了一抖:“我们横波门只收意志坚强,深谙水性的年轻人。你们从这里游到对岸,再游回来,前二十名方可入门。若是觉得做不到,现在放弃也来得及。”


  听到入门考验,如此简单,彩安大喜。他可是在天河里横游十个来回都不会气喘的鱼。彩安当即抖了抖白胖的身躯跳下渭水,不消片刻便游了一个来回。


  刘延庆点头:“不错,可会憋气?”


  彩安点头,再次跳入渭水,足足呆了半个时辰,才浮上水面。


  “真是人不可貌相,”刘延庆看向彩安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慈爱,“你很不错,以后便跟着我吧。”


  有门人推了推彩安:“还不快谢过副帮主。”


  得知自己被副帮主另眼相看,彩安欣喜若狂,正待答谢。


  “喵呜~”一只黑白花的小猫忽然被神兵抛上码头。小猫熟门熟路的窜至彩安脚边,抬起前爪勾挠彩安的衣袍。


  彩安双腿瑟瑟发抖,额头流下冷汗,刚刚翘起来的鱼尾巴怂了下去,用了极大的毅力克制才让自己没有晕过去。


  刘延庆却大笑起来,拍着彩安的肩膀:“猫来富!你竟是个福星。”说罢,拎起彩安脚边的小猫,撸了两把后交给门人,“这猫与我们横波帮有缘,带回去养起来吧。”


  彩安晃悠悠回到月老祠,质问神兵:“你明知我最怕猫。你就是想坏我好事。”


  “真是条蠢鱼,”神兵却是冷哼一声,“你可知那英女侠是大唐官府之人?程咬金正派遣她私下调查横波门贩运私盐之事?”


  “啥?”彩安诧异道,“不可能,她从没对我说过。”


  “这种事,她怎么会对你说?你稍微动点脑子,去打听一下自然就知道了。若非王母娘娘和三太子所托,我才懒得管你。”


  4、


  神兵所言变成了事实。


  横波门利用漕运之便为私盐贩子大开方便之门,大唐官府的英女侠则亲率另一只船队在各水路枢纽处进行狙击。


  短短数月,双方互有来回,结下不少梁子。


  彩安屡次鼓起勇气想要退出横波门,但是面对刘延庆的赏识,却总是开不了口。


  在他漫长的鱼生中,被人喜爱过、被人照顾过甚至被人嫌弃过,但是唯独却没有被人欣赏过。


  有时候,彩安并不复杂的鱼脑瓜里也会思考,他会想,上天让他下凡历劫,或许就是想让他体验一把兄弟和所爱之人不能两全的为难。


  他的一颗鱼心,每日都在抉择、在翻腾。从情感上出发,他希望能帮英女侠破案,从义气的角度讲,却又不想出卖“大哥”。


  “我好难啊。”他脸带愁容,拿起神兵烤好的番薯,狠狠啃了一口,味如嚼蜡。


  神兵已经习惯了彩安的“多愁善感”。见彩安放下番薯,他面不改色的拿起一串烤好的羊腰子递了过去。师父生前常说一个好的神将不但要注重修身,还要注重修心。要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神兵想,彩安或许就是上天派来考验他的那个人。他现在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对待彩安说出的蠢话,做出的蠢事了。


  二人在月老祠中围着一个火堆吃饭,却心思各异。


  这日,神兵正在月老祠中练剑,彩安忽然慌慌张张跑了回来。


  “神兵,”彩安掏出一瓶火油,抖着腮帮子道,“副帮主派我去烧英女侠的船,我、我该怎么办?”


  神兵挑眉:“派你去?”


  “他说我水性好,只要把火油背在背上,趁夜里偷偷浮水过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


  “你想去吗?”


  “我怎么可能去。”


  “那去退帮派?”


  “就算退了帮派,老大也会派别人去的吧。”


  “那你待怎样?”神兵怒道,面对彩安这样一条反复无常的鱼,自己果然还是心性不坚。


  彩安却不再搭理神兵,他在月老祠中转了几圈,忽然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撒腿跑了出去。


  神兵冷笑一声,在他看来,人生路上最难的并非上天给予的种种考验,而是求全之心。


  彩安既希望获得美人青睐,又不想辜负兄弟,优柔寡断,两边摇摆,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两边不讨好。


  神兵拿起剑,挥了几下,却发现心绪再也无法平静。他觉得彩安是自作自受,却无法做到对彩安之事视而不见。罢了,心志不坚便不坚吧,他伸手摸到袖囊中的护身符,叹了口气:“就当是还护身符的人情。”


  神兵略思考片刻,提剑走出了月老祠。


  5、


  彩安担心英女侠,前去报信。


  三言两语间,却被英女侠套出了私盐贩子的卸货地点。


  带上大唐官府中的精锐,英女侠活捉了刘延庆,人赃俱获。


  “彩安,竟然是你!”刘延庆愤恨道,“枉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背叛我们!”


  “老、老大,我不是有意的。”彩安结巴道。


  “彩安,”英女侠忽然道,“此处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


  “师姐,贩卖私盐可是砍头大罪,就这样放了他,怕是于理不合?”有官府子弟质疑。


  英女侠思忖片刻后道:“他入帮不久,未曾参与贩盐之事。此次提供线索,也算将功抵过,且放他走吧。”


  英女侠的话却如一记耳光打在彩安脸上,彩安倔强道:“都说我不是故意的,是你,是你套了我的话,我是横波帮的一份子,我愿意和老大一起坐牢。”


  “你。”英女侠气结。


  刘延庆听了这话也更加恼怒起来:“你是傻子吗?气死我啦,真是气死我啦。你给我滚,我不想和你这种人一起坐牢。”


  彩安泪汪汪,心想自己背叛了老大,老大却还怕他坐牢,故意骂他。思及此,他更加坚定道:“老大,你不要用激将法了,我是不会走的。”


  众人正争执不休,官府外的卫兵忽然手拿一个盒子走了进来:“刚刚有人送来此物,说是贩盐之事还有内情。”


  拆开盒子,里面有一叠信件,竟是长安城中最大的盐商赵德与其他盐商往来的书信。在书信中,赵德与众盐商合谋抬高盐价,垄断盐市。此外,盒中还有一封长安城居民的证词,证词中详细讲述了因赵德垄断盐价,百姓吃不起盐,横波门才会铤而走险贩卖私盐的内情。


  看完信件和证词,英女侠心中隐隐有些了悟,怪不得每次追查横波门贩盐之事都找不到线索,原来是百姓们在自发地帮他们隐瞒。师父常说大唐官府之人不但要擅长刑狱追捕,还要学会倾听民声,其深意竟在此处。


  彩安却是瞪眼看着那封证词上的署名,越看越是惊奇……张大嫂、牛阿婆、翠花姑娘……“哎?”彩安忽然讷讷道,“这些人好像都是以前让我跑过腿、干过活的主顾啊。”


  三日后,大唐官府贴出通告,横波门贩卖私盐,触犯大唐例律,按罪本当斩首,但是念在事出有因。最终,刘延庆等人在打了板子,付了罚金后得以从天牢放出。


  赵德和诸位盐商则因垄断盐价被请了进去。


  刘延庆回到横波门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彩安这条“两面三刀”的锦鲤除名。他心中委屈,想去找英女侠诉苦,英女侠却也不愿再见他。


  一日之间失去兄弟,又被所爱之人无视,彩安仿如一条咸鱼失魂落魄的回到月老祠。


  却见神兵正满脸胡渣,独自坐在祠中擦拭着宝剑。


  “哎?”彩安吓了一跳,讷讷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神兵却是微微一笑,他不会告诉彩安,是他把赵德的罪证和百姓证词送去了大唐官府。他更不会告诉彩安,如果大唐官府再不放人,他可能会放手一搏去劫天牢。


  在经历了这一切后,神兵终于明白,自己永远无法左右别人(一条鱼)的行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努力上进——以后再也不必为彩安这样的鱼擦屁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1

精华

1251

积分

玩家版主

Rank: 16

UID
212958
积分
1251
荣耀
0 点
节操
1969 斤
人气
4767 分

玩家版主

发表于 2020-4-8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66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