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 活动
  • 攻略
查看: 298|回复: 1

[交流讨论] 【大话西游手游】神兵同人文(三)--为虎作伥

[复制链接]

3206

帖子

0

精华

553

积分

网易编辑

Rank: 48Rank: 48Rank: 48

UID
327109
积分
553
荣耀
0 点
节操
333 斤
人气
1955 分
发表于 2020-4-7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虎作伥


  1、


  春雨绵绵。


  羊牯山山神庙中,茶商王禄啃完护卫烤好的山鸡腿,又喝了一碗混着山菌的鸡汤,发出满足的喟叹。


  “神护卫,在你们老家可有这么大的山鸡?”王禄看向正在添柴的神兵,笑着问。


  “老爷说得哪里话?”神兵拨了拨火,摇头,“长寿村周围都是农田,山鸡少见。”


  “哦?”王禄又道,“那你烤鸡的手艺倒是不差。”


  “长寿村虽无山鸡,竹林中却有一些竹鸡,个头小,滋味却也肥美。小人的手艺都是用竹鸡练出来的。”


  “是这样吗?”王禄又看向还在吃鸡的罗技,“罗护卫,我怎么记得你说长寿村附近只产松木没有竹林?”


  罗技一愣,抬头:“老爷记错了吧,长寿村附近怎会没有竹林?去年春天我还和家里的妹子一起去竹林中刨笋呢,刨了好大一筐,还捡了半框竹鸡蛋,炒一半,腌一半,今年若能回家,我定寄一些给老爷尝尝。”


  “好,好。”王禄点头,不再多言。


  这是商队进山的第八天。两年前,一位姓宋的茶商在羊牯山中发现了千年古茶树,采摘的茶叶流通到市面上后,卖出了天价。


  此后,十里八乡的茶商每到春天都会聚拢到羊茶镇。只可惜,那之后再也无人在羊牯山找到过古茶树的踪迹。


  王禄也想进山碰碰运气。


  此行之前,他带了两个护卫,行致羊牯山脚下的羊茶镇,却听县衙中的刀笔吏说山中有妖。


  “那是只虎妖,食人无数,”刀笔吏与王禄交好,直言道,“县太爷也拿它没有法子,王老爷若执意进山,还是多招护卫吧。”


  “多谢提点。”王禄忙拿出银票塞入刀笔吏袖中。


  商人重利,却也惜命。从刀笔吏处告辞,王禄便在羊茶镇中临时又征召了两名护卫——神兵和罗技。


  一行五人进山,昼行夜宿。


  初时几晚,吃完晚饭,王禄总会拉着大家围炉夜话。看似闲谈,实则探话。


  “二位既是长寿村人,为何会千里迢迢来到羊茶镇?”


  “我们是跟着村中跑商的队伍出来的,行至羊茶镇时,神兵受了伤,我们才不得已在此地小住半年。”


  “哦?为何会受伤,伤在何处?”


  ……


  临时征召之人不知底细,王禄有时候会把二人隔开,分别询问;有时候又会趁二人同时在场把一个问题反复询问,看看二人前后所答是否一致。


  一连七八日,王禄见二人所答之言并无矛盾之处,才稍稍放下了一丝戒心。


  王禄却不知,神兵和罗技本是天宫神将,此次下凡正是为了铲除虎妖而来。只是虎妖狡猾,轻易难觅踪影。不得已,二人才会化身凡人,隐匿于王禄的商队之中。


  连日来,为了应付王禄的那些问题,两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神将,早已绞尽了脑汁。


  清理掉食物残羹,神兵又烧了一锅热水:“老爷,洗把脸休息吧,今日我和罗技守夜。”


  王禄接过神兵递来的热巾子,蒙在脸上,浑身的肥肉都舒服得抖了一抖:“让王七和你们一起吧。”


  王七闻言,起身坐到庙门处,他是王禄的亲信,他的父亲为了救王禄的父亲丧的命。


  2、


  “救命……救命啊……有没有好心人……救命啊……”


  夜半,雨势渐急。


  雨声中却隐隐传来女子呼救的声音。


  神兵翻身坐起,侧耳倾听。


  “救命啊~”


  神兵按住了腰间长剑。


  “王七,是谁在喊救命?”昏黄的火光中,王禄忽然出声。


  王七答道:“老爷,听声音像是个女子。”


  “出去看看。”


  “是。”


  神兵阻拦:“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可轻举妄动。”


  王七却仿佛充耳未闻,推开神兵拔脚便走了出去。


  有古怪!


  “莫非这声音能摄人心神?”


  神兵和罗技对视一眼,急忙追出,王七却已拐入了山道旁的密林之中,不知所踪。


  片刻后,密林中传来淅淅索索的响动,王七手捧一个背篓,肩背一个少女走了回来。


  “老爷,你看。”走入庙中,他急忙把背篓举到了王禄面前。


  “这难道是……”王禄的眼睛瞪圆,火光中,在场诸人均看清背篓中竟装满了新鲜采摘的茶叶。


  “轰隆~”


  春雷响起,闪电划破夜空,山神庙中亮如白昼。


  王七背上的少女恰在此时抬起头来,脸色被电光映得雪亮:“这是从千年古茶树上采摘的鲜茶。”


  “茶树在何处?”王禄肥胖的身躯从地上一跃而起,眼中闪烁贪婪之色。


  “深山中的白虎沟,”少女微微一笑,“等我脚伤好了,可为老爷带路。”


  “快,谁有药酒?谁会正骨?”


  神兵道:“我会。”说罢上前,帮少女脱下布鞋,露出脚踝。


  只见原本应该是纤细白嫩的脚踝此刻如馒头般肿得老高,又被雨水泡得发白。


  吸气声此起彼伏。王禄目不转睛得盯住那白嫩的脚丫。


  山神庙中气氛诡异。


  “轰隆~”又是一阵雷响。


  神兵的声音也恰在此时响起,暗合雷音,震醒了在场诸人:“姑娘,你这脚是在哪里崴的?”


  “就在白虎沟。”少女似乎对神兵颇为忌惮,冷冷道。


  神兵捏住了少女的脚踝,倒上药酒,用力一搓……入手处一片冰凉。神兵抬头,少女眉眼间似有恼怒之色,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却愈发显得苍白。


  就仿佛阴曹地府中的幽魂,美艳却缺乏生气。


  神兵冷冷一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从白虎沟爬上来,姑娘可真是了不起。”


  3、


  少女自称羊茶镇采茶女阿菁。


  她在山神庙中歇下,一住便是三日。


  王禄见阿菁姿容秀丽,眉眼顾盼间颇有风情,不禁贪恋起阿菁美色。又求茶心切,每日围绕在阿菁身前。


  他让人从行囊中翻出棉布亲自铺在一处背风处,又把自己的锦被让给了阿菁。


  阿菁感念不已,对王禄越发亲近。


  神兵和罗技冷眼旁观,并不阻止。


  这日深夜,神兵正自闭目凝神,忽然听到响动,睁眼一看。那王禄竟已摸到了阿菁姑娘处,正在脱阿菁姑娘的鞋袜。守夜的王七和王奎却对这一幕视而不见。


  “啊!”神兵忽然一声大叫,从地上跳了起来。


  王禄吓得跌坐在地,恼羞成怒:“深更半夜,你鬼吼什么?”


  “我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


  “我梦见一个女鬼。”


  “胡说八道,山神庙中哪来的女鬼。”王禄暗道晦气,有些悻悻得放下阿菁姑娘的脚。见后者对他嫣然一笑,王禄心中一荡,有些魂不守舍得回到自己的卧榻处。


  王禄是个谨慎之人,行商在外对于来历不明之人总是抱有诸多警惕。可这阿菁姑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采茶女,谅也翻不起风浪。


  “罢了,此处人多眼杂。待找到古茶树,只要她知情识趣,我必不亏待她。”王禄打着如意算盘,躺倒在地。


  这般又过了两日,王禄惦记着茶期,对待阿菁也逐渐有些不耐烦。


  阿菁面露委屈:“我这脚伤一时无法好全,老爷若是心急,我可勉力带路。”


  王禄面现喜色,神兵却道:“这几日山雨不断,地上湿滑,阿菁姑娘的脚行动不便,路上若有闪失反而耽误时间,不如再休息几日。”


  王禄心下又恼怒了起来,无人时,对王七嘀咕:“这神兵好不会看人眼色,屡次坏我好事。”


  王七微微一笑:“神兵不过是老爷找来的护卫罢了,若他继续阻挠,咱们只管甩开他独自带着阿菁姑娘进山便是。”


  “正是,这神兵和罗技二人毕竟不知根底,我也怕他们泄露茶树之秘,”王禄微一沉吟,脸现凶狠之色,“晚上你做饭,给他们饭食中加点好料。”


  王七点头答应。


  另一边,神兵和罗技却也正在商量对策。


  罗技道:“那阿菁竟能在*白日进入山神庙中,只怕道行不浅。若她幕后之人真是那虎妖,此行只怕是场苦战。”


  “那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神兵抬头看天,“此方山神早被那虎妖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拘了起来,才会有精鬼白天作怪。王禄此人自以为聪明,实则刚愎自用。我多番阻挠于他,他必会撇下咱们偷偷行动。届时咱们只需偷偷尾随在后,必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双方各怀心事,回到庙中。王七打回一只山猪,亲自料理了一番。众人吃完,竟齐齐倒在了地上。


  王禄有些烦躁:“我让你料理外人,你怎么把王奎也给放倒了?”


  王七邪邪一笑道:“做戏做真,古茶树事大,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也罢,也罢,”王禄不耐烦道,“这便上路吧。”


  王七背上阿菁,率先走出了山神庙。王禄心里有些不安,奈何事已至此,只能颤巍巍的跟上。


  待他们离去,神兵和罗技睁开眼睛。


  “是蒙汗药,那王七和阿菁怕是一路的。”罗技咂了咂嘴道。


  神兵却有些疑惑:“都说虎妖喜食青壮,那阿菁和王七为何要迷晕王奎,独独引诱王禄前去?”


  “莫非虎妖改了口味,想吃肥的?”


  4、


  王七虽背着阿菁,却在山间健步如飞。


  王禄远远地坠在后面,用上全力才能追上。


  “王七,等等我,”王禄揉了揉眼,气喘吁吁道,“我走不动了。”


  王七不答。阿菁却回头笑道:“老爷快一些吧,咱们可以早些找到茶树,切莫错过采摘春茶。”


  王禄只得咬牙跟上。


  山路湿滑难行,就这般又走了半个时辰,密林中已透不进半点星光,周围亦安静了下来,连虫鸣声也听不见了。


  王禄心中害怕,他抬眼看去,模糊中那阿菁竟像个纸片人一般贴在王七身上。


  “王七,阿菁,”王禄高叫道,“你们别走那么快,我真的走不动了。”


  阿菁却在前面唱起了歌谣——“采茶忙,采茶忙,敢与老天争春光。采茶采得心花放,采茶采来满山香~”


  歌声于黑暗中断续传来,有一种空寂之感。王禄擦了把额前冷汗,深一脚浅一脚追着歌声而去。


  如此这般,又不知行了多久,王禄的双腿早已失去了知觉,衣衫也被密林中的荆棘划烂。


  “还、还有多久?”王禄声音微弱,竟是连话也快说不出了。


  忽然,歌声止歇,王禄的脚步也随之一停。他睁着早已迷蒙的双眼看向前方。


  黑暗中竟亮起了两盏灯。


  咦?王禄揉了揉眼睛再看。


  不,不对,那铜铃般大小的“灯”竟是斑斓猛虎的双眼。


  “嗷呜~”猛虎仰天长啸,惊飞山林中群鸟。


  “啊……”王禄惨叫一声,一屁股跌倒在地,目眦欲裂,“王七,王七,救命啊。”


  一根火把忽然于暗夜中燃起,王七举着昏黄的火把,和阿菁并排站在猛虎左右,冷冷看着王禄。


  “你,你们,”王禄幡然醒悟,竟是王七和阿菁勾结,故意引他来此,“我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我?”


  “待我不薄?”王七冷声道:“我只问你,当年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他是我王家的护卫,自然是为救家主舍身而死。”


  王七双目赤红:“一派胡言!我父亲明明是在和老太爷出海之时被丢下水溺死的,只因老太爷听信谗言,要拿活人祭天。”


  “你、你才一派胡言,你有何证据?”王禄色厉内荏道,“好你个王七,竟为了无稽之谈和妖魔勾结。你以为这虎妖会放过你吗?”


  “老爷,我跟随你多年,”王七忽然道,“你可知,你睡着的时候会说梦话,我父亲的死因是你梦中亲口所言。”


  “什么?”王七捂住嘴,惊慌起来,“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阿菁却忽然道:“不必和他废话,今日就用他的血肉祭奠虎大王的五脏庙。”


  虎妖听闻此言,长啸一声,朝王禄扑去,腥风扑面,王禄几欲晕倒。


  “大胆妖孽。”恰此时,一柄宝剑忽然从斜刺里刺出,剑尖直戳虎妖咽喉。


  虎妖一个腾跃,避开剑芒,扬起一掌,罡风起,林中飞沙走石,神兵从藏身处冲出。


  “你并非凡人?”虎妖一怔,待看清神兵的招式,勃然大怒,“好啊,竟然是天宫的鹰犬,既敢寻我虎大爷的晦气,便留下小命吧。”


  虎妖尾似钢鞭,使得虎虎生风。几次扫中神兵手腕,神兵左支右咄,勉力招架,不断后退。


  “哼,天宫之人也不过尔尔。”虎妖不屑道。


  神兵却忽然转头冲王禄道:“还不快跑。”


  王禄会意,急忙从地上爬起,用尽平生之力朝密林外跑去。


  “哪里跑?”虎妖侧身朝王禄处拍出一掌,忽然,黑暗中射出一枝冷箭,虎妖右眼血流如注。


  “卑鄙的天界走狗,”虎妖怒吼道,“暗箭伤人的小人。”


  “大王,快跑。”阿菁扑到虎妖身前,用身躯挡住了罗技射出的第二箭。


  “我不走,”虎妖却道,“我今日必为你杀了这个恶徒。”


  “大王不可恋战,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就知她有古怪,竟是为虎作伥的伥鬼。”罗技从暗处走出,啧啧称奇。


  阿菁中箭后,伤处并未流血,原本凝实的身形却隐隐变得透明,她拔出断剑,怒声道:“你们才是为虎作伥,包庇奸贼的恶徒。”


  那虎妖用独眼看向阿菁,又看向神兵罗技等人,忽然转身,用尽全力朝王禄的方向扑去。


  “大王!”身后的阿菁发出悲鸣,虎妖忽觉身侧一痛,神兵的宝剑竟已刺来,没入了虎躯。


  虎妖身形微顿,扭头看向阿菁,却见阿菁正用满是担忧的双眸看着自己。虎妖精神一振,无视刺入体内的长剑,奋力前扑,抬起前爪拍向王禄的天灵盖。


  “恶虎,休得猖狂!”罗技的箭也恰在此时射出,箭尖没入虎爪之中,虎妖一掌拍空,仰天长啸。


  然而未等它缓过心神,神兵已奋力踩住山坡上一块顽石,抽出虎躯体内的寒星,持剑向虎头一刺!宝剑洞穿虎头,一代大妖至此死于寒星剑下。


  “不!”见虎妖殒命,阿菁忽然恍若疯魔,她十指尖尖,化出尖锐的指甲扑向王禄。却被神兵挡住,无法靠近王禄分毫。


  神兵看着阿菁流下血泪的双眼,心生恻隐:“阿菁姑娘,我知伥鬼皆是被虎妖胁迫才会行下恶事,今罪魁祸首已死,你可速去地府重入轮回转世。若再行恶事,我必不再姑息。”


  “奸贼。”阿菁却瞪眼看向神兵,满腔仇恨,“你们才是恶人,是伥鬼。”。


  神兵和罗技对视一眼,均有些不解。


  一直默不作声的王七忽然走到阿菁身旁,伏身跪了下来:“两位仙长,阿菁并非恶人,他的兄长,是被王禄害死。你们今日保下的王禄,才是真正的恶人啊。”


  “你血口喷人,我何时害死他的兄长?”王禄怒道。


  王七冷笑,忽然说出一个名字,王禄面色发白。


  原来,阿菁的兄长便是三年前找到古茶树的茶商宋阿明。茶叶流入茶市,卖出天价。王禄眼红,他一边利用种种手段盘剥采茶人,一边却又利用卑鄙的手段打压其他茶商,阿菁的哥哥怀璧其罪,不幸落入王禄的圈套后自尽而亡。阿菁求告无门,才不得不以身饲虎,只求虎妖为其兄长报仇。那之后阿菁跟着妖虎,成了为虎作伥的伥鬼。


  王七在羊牯山中认出了阿菁,他想报杀父之仇,又可怜阿菁身世,这才与阿菁合谋,把王禄引至虎妖处。


  “我和我父亲都曾是王禄爪牙,做尽坏事。我死不足惜,只求两位仙长放过阿菁,让她转世去吧。”


  “不,我不愿转世,王禄不死,我死不瞑目。”


  神兵忽然道:“阿菁姑娘,你若执意以杀止杀,和王禄这样的恶徒又有何区别呢?”


  “难道我便要放过他吗?”


  “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必还你公道。”神兵郑重承诺。


  第二日,王禄被神兵罗技绑到县衙自首,大堂之上,王七作为王禄曾经的亲信把王禄的罪状和盘托出。看着王禄的一宗宗罪状,神兵忽然想起宁死也要遵守承诺为阿菁复仇的虎妖,神兵忍不住感叹:十恶不赦之人与妖魔相比,究竟哪一个更可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1

精华

1251

积分

玩家版主

Rank: 16

UID
212958
积分
1251
荣耀
0 点
节操
1969 斤
人气
4767 分

玩家版主

发表于 2020-4-7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