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 活动
  • 攻略
查看: 321|回复: 1

[交流讨论] 【大话西游手游】神兵同人文(二)--织女

[复制链接]

3254

帖子

0

精华

556

积分

网易编辑

Rank: 48Rank: 48Rank: 48

UID
327109
积分
556
荣耀
0 点
节操
335 斤
人气
1972 分
发表于 2020-4-2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织女


  1、


  碧澄澄的南天门,是用琉璃造就的,这里是天宫通往人间的必经之路。


  自齐天大圣大闹天宫之后,南天门加强了防守。五百年来,也只在今日——众仙家兵将齐赴老君的仙丹宴时,才空了片刻。


  神兵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时机。他提前从宴会出来,来到南天门口,本想趁无人之机,偷下凡间。只是,他刚抬脚,肩膀就被一双手紧紧扣住了。


  神兵回头,扣住他肩膀之人是他的同袍,威虎营校尉罗技。


  “私自下界可是重罪,你可是不要命了?”罗技此时怒极,却害怕声音太高会引来巡逻天兵,不得不努力压低嗓音。


  神兵却道:“这是我的私事,你只需假装不知道。”


  “真是猪油蒙了心,”罗技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你可知织女与牛郎本是夫妻?他们之间的事,你掺和什么?你……不过是个外人。”


  “那又如何。”神兵倔强的一扭头。


  “你可知织女为何会被关在织房,日日织那云锦?”


  “我知。”


  “你可知织女与那牛郎已有一双儿女。”


  “我知。”


  “你可知此事若被王母知道,定不会轻饶?”


  “我知。”


  “你可记得你是谁?你的职责是什么?”


  “我是威虎营的神兵,我的职责是守卫天庭、斩妖除魔。”


  罗技扣住神兵肩膀的手猛然收紧,质问道:“如此,你还执意要去?”


  “我答应了她,”神兵默默的低下头,顿了顿又道,“我没有办法。”


  “你!”罗技恨铁不成钢道,“既如此,我不会再管你,你好自为之。”


  罗技放开神兵,正要离去,不远处却传来巡逻天兵的喝问:“谁在那里喧哗?”


  罗技嘴角微抽,思索片刻后,从胸甲中摸出一块画着狗头的令牌:“吾等乃是威虎营罗技、神兵,特奉二郎真君之命下界探查妖魔踪迹。”


  那确实是二郎真君的令牌,上面的狗头是神犬哮天。巡逻天兵对罗技和神兵略一点头,示意放行。


  二人在巡逻天兵的注视下双双跃下南天门。


  人间的景象如画卷般展开,首先入目的是一片绵延千里的焦土。土地龟裂,庄稼倒伏,让织女魂牵梦萦的人间正逢大旱。


  罗技没好气的询问:“你此行究竟要去干什么?”


  “织女说近日时常心悸,托我去看看牛郎的近况。”


  罗技冷笑:“呵,好一个夫妻连心。”


  神兵自己也觉得尴尬,不再多言。


  后世之人喜欢用温柔、娴静来形容织女。殊不知,织女其实是整个天界最固执的仙子。就像她手里织出的云霞,可塑性极强却刀劈不断,雷打不穿。


  而在神级分明的天界,云代表的不仅仅是华美,更是仙阶的高低。尊贵如二郎神君,周身云彩银彩闪烁、光彩烨然。而像他和罗技这样刚刚晋级校尉的低阶兵士,云却是远观近无触不可及。


  神兵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喜欢织女,他只知道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心悦一位仙子。


  这位仙子心中却唯有牛郎一人。


  2、


  站在牛溪村外,罗技看着村中低矮的房屋,啧啧称奇:“牛郎所居的人间村落竟然如此破败。我倒要看看那个可以让织女甘愿放弃天界荣华也要相守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神兵不言,却也暗暗握紧了拳头。


  二人走入村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老妇的喝骂:“牛郎,你这没良心的,竟敢为了一头耕不动地的老牛忤逆我?我可是你的罗三婶啊。”


  “牛郎?”神兵和罗技相视一眼,定睛看去。一位面向憨厚,三十余岁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对着一位老妇告饶。


  “三婶子,阿吉老了,肉不好吃,你想吃肉,下次赶集的时候我一定给你买新鲜的回来。”叫牛郎的男子小声央求。


  “那就是牛郎?”罗技啧啧称奇,“身材弱不经风,就连长相也是平平无奇,你说织女究竟看上了他哪一点?”


  神兵摇头,困惑道:“我也不知。”


  牛郎并不知自己引发了两位天兵的围观和吐槽。此刻他正一边手牵老牛,一边抵挡着老妇的拧掐推搡,身形颇为狼狈。然而,未等他甩掉老妇,一个膀大腰圆的光头汉子却又凑了过来,拦住牛郎。


  “好啊,牛郎,你敢欺负俺娘?”光头大汉对着牛郎叉腰怒目,随着他的吼声,原本在屋内躲暑的村民纷纷走了出来。


  “发生了何事?”有村民相询。


  罗老六理直气壮道:“乡亲们来评评理,近日天干地旱,我娘有点体虚,就想吃一口牛肉补补身子,这白眼狼竟推三阻四。”


  老妇也掩面悲嚎:“我可怜的弟妹啊,自你走后,你家牛郎不知吃了我家多少米面,现在我老天拔地的就是想吃口牛肉,他竟不肯答应,我的心好痛。”


  “娘,你别伤心,我这就杀了牛给你煮肉,牛郎吃了咱家那么多*,这牛就算赔给咱家的。”


  这母子二人自说自话,动手去抢牵牛的绳索。


  “罗老六,你也忒不要脸,牛郎哥何时吃过你家米面。”一个英气勃勃的农家女看不过去,忍不住骂道。


  “我说吃过就吃过,怎么,小英,难不成你喜欢这牛郎,上赶着想去他家当后妈?”罗老六嬉皮笑脸。


  小英脸一红,正待再骂,却被父母扯到身后,再不让她出头。


  一旁又有村民劝道:“老六,天干地旱的你们就少生些是非。这耕牛是咱们农家的宝贝,你们杀了吃肉,可是要遭天谴的。”


  “是啊,老六,你不就是眼红牛郎娶过一个仙女媳妇,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是如此不知轻重。”


  见有村民为牛郎说话,神兵和罗技暗自点头,这牛郎在牛溪村的人缘着实不错。


  “谁说俺弟眼红牛郎?有本事站出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忽然响起,这竟是罗家老大带着其他兄弟们来了。


  “哼,”罗老大道,“阿弟,你把牛牵走,老二,你去找郑屠户,今日这牛我们杀定了。谁敢阻拦,问问俺们兄弟的拳头。”


  原本还敢为牛郎说话的村民们如被下了禁言术,集体失声。


  罗老六去牵牛,老牛意识到危险,发出悲鸣。


  牛郎忽然双腿前屈跪在了罗家兄弟面前:“罗家兄弟,求你们放过阿吉,我存了钱、都拿给你们。”


  神兵心中有些不悦,站出来道:“他们要抢你家耕牛,你去报官便是,又何苦下跪哀求。”想到织女看上的竟是这样一个男人,神兵有些不忿。


  罗老六被人下了面子,正是难堪的时候。见此时竟还有人来多管闲事,凶狠的比划一下拳头,叫嚣道:“你谁啊?凭啥来管我牛溪村的闲事?”


  神兵不再多言,刚刚旁观之时,他就偷偷召出了此间土地。这罗家兄弟乃是此地村霸,平时没少欺凌村中弱小,今天偷东家一头猪,明天抢西家一只鸡,村民虽然愤怒,却碍于罗家人口多,敢怒不敢言。这样的恶棍,自然得给他一点教训。


  想到此,神兵上前,一拳把罗老六打翻在地。


  “杀人啦,”那老妇见儿子吃亏,高叫起来,“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老六快被人打死啦!”


  “谁敢伤我兄弟,哎哟~”


  罗家兄弟把神兵围拢起来,却被神兵揍得满地翻滚,站不起来。他正欲把六兄弟绑去见官,牛郎却在罗三婶的哭嚎声中站了起来。


  “壮士壮士,”牛郎阻拦,“教训一下即可,报官就不必了吧。”


  “你说什么?”神兵摸了下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们可是想要抢你耕牛的恶人。”


  “不不,”牛郎摆手道,“这罗家兄弟虽然混账,却也不算恶人,还请壮士饶过他们吧。”


  罗家众人也急忙哭喊:“壮士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牛郎便又道:“壮士你看,他们知道错了,就饶过他们吧。”


  神兵还能说什么?他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转身就走。罗技急忙跟上。


  3、


  入夜,神兵躺在土地庙内,兀自愤愤不平:“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一旁的土地老儿赔笑道:“这牛郎虽然软弱,却与人为善,时常接济村中孤老,若非如此,当年事发之后,王母也不会独独召回织女,对他网开一面。而罗家兄弟看似好勇斗狠,真遇到事情也肯为了村人出头。”


  神兵冷哼:“这交涉的法子不会也是用拳头说话吧。”


  土地讪讪,不再多言。


  罗技忽然对神兵道:“你今日为那牛郎出了头,也算仁至义尽,且和我回天宫去罢。若再迟疑,等那南天门的兵将回过味来,咱俩可都讨不了好。”


  “你先回去,我再等几日。”神兵却是心不在焉。


  “你到底图什么?为了这么一个人,白白耽误自己的前程。”这回换成罗技恨铁不成钢,愤愤的摔门而去。


  神兵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他和罗技在土地庙住下,每日偷窥牛郎的生活。


  牛郎就像一个寻常村夫一般与老牛、与一双儿女相依为命,每日侍弄着干涸的土地。


  只是牛郎又总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比如,闲暇之余他会独自一人到村后挖坑……


  “这牛郎难道是得到了传说中的藏宝图?”神兵不解道。


  罗技翻了个白眼:“这牛溪村穷得连妖魔都不屑惦记,你觉得这里会有宝藏?”


  “那他为何要如此卖力挖坑?”


  “许是什么特殊爱好吧。”


  神兵有些无语,他觉得无法理解这个名叫牛郎的男人。


  罗技却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神兵,他三番四次催神兵回天宫,神兵却总会找各种借口推脱。


  “你到底想怎样?”罗技歇斯底里的咆哮,声音大得几乎掀翻土地庙的屋顶。


  神兵却是摇头,他是真的不知。他的内心对牛郎有一些鄙夷,觉得他胆小懦弱烂好心,恶人欺负到他头上他却还想着为恶人说好话。有时又会觉得这个男人和其他村汉不大一样。


  “我想弄明白,织女为何会喜欢他。”神兵道。


  罗技叹气不语。


  如此又过了三四日,村口小溪断流,牛郎赶牛去山里为村民背水。


  看着每日在山间往返忙碌,从不言累的牛郎,神兵的心中有一丝动容。


  “他在帮村中的老弱妇孺担水,也算有情有义。”


  背水之余,牛郎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村后挖坑,有时候夜里也会起来挖。


  “他究竟为何要每日挖坑?我要不要去帮帮他?”神兵自言自语。


  罗技则感到不寒而栗,崩溃道:“你这是傻了?他不是你情敌吗?你为什么会思考要不要帮情敌挖坑这样的问题啊?”


  神兵沉默,在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某个时刻,他的心神已经从一个完全旁观的局外人,开始被牛郎的日常生活吸引。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他只是被牛郎每日埋头认真做事的情绪感染了。认真生活,弱小却执着,哪怕环境再坏也不轻言放弃,这是锦衣玉食的天宫人身上所没有的特质。


  他想,他可能有点知道织女为什么会喜欢牛郎了。


  4、


  这日,村女小英忽然跑来后山:“牛郎哥,罗老六在组织大家去孟家村抢水,你要不要参加?”


  “抢水?”牛郎撇下挖了已经有一人多高的深坑,擦了下额头的汗水。现在他必须靠绳索和梯子才能从坑里爬出来。


  “孟家村在溪水上游私造了水坝,溪水才会断流,罗老六想带人去孟家村交涉。”小英愤然道。


  牛郎迟疑片刻:“这种事,你姑娘家就不要掺和了。”


  “那你呢?”


  “我?我再想想。”牛郎重新埋头挖坑,不再理会小英。


  村民带着镰刀锄头向土地庙聚拢,他们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罗老六振臂一呼:“那孟家村的人敢不顾道义建坝断水,我们牛溪村的人不怂,今天就和他们对着干。”


  “对,教他们看看咱们牛溪村的人不好惹。”


  村民们红着眼,簇拥着罗家兄弟,向孟家村走去。


  神兵和罗技隐身躲在房梁上,目送村民离开。


  旱情持续了一个多月,村民积压的情绪到了一个临界点,急需宣泄。


  然而村民前脚刚走,牛郎却又跑入庙中,高喊道:“壮士、壮士,你们可在?”


  神兵和罗技显出身形,跃下房梁:“你怎知我们在此?”


  牛郎摸了摸鼻子,憨厚一笑:“二位的打扮一看便不是凡人,我只是来碰碰运气。”


  “说吧,找我们什么事?”神兵不耐烦道,“可是想知道织女的近况?”


  牛郎点头,想了一想却又摇头。


  “我想请两位帮个忙,随我一起去一趟孟家村。”


  神兵有些意外,“孟家村都是凡人,让我们出手?这不大好吧。”


  仙兵贸然干预凡人间的争斗,容易导致力量失衡,万一出事,也容易引起天宫注意。神兵有些踌躇。


  牛郎却道:“我并非让二位帮忙出手,而是希望二位能够前去阻止争端。”


  “什么?”神兵疑惑道,“你可知这干旱的问题一日无法解决,水源之争就无法避免?即使我们能够说服孟家村人毁掉水坝,等我们走后,他们还是可以偷偷的建起来,甚至通过其他更激进的方式对你们进行报复。”


  “是啊,能够阻止争端的方式从来都只能依靠你们自己。”


  牛郎却道:“两位壮士无需考虑水源的问题,只需不让双方动手即可。”


  神兵和罗技面面相觑。多日来对牛郎勉强积累起来的好感瞬间消散。


  这个男人,不但卑懦,还很伪善。若非孟家村建起水坝断了牛溪村的水源,牛溪村又岂会去找他们的麻烦?而牛郎思考问题的模式却是宁可自己每日带着老牛背水,也不愿意看到双方动手。


  神兵本想拒绝,看着牛郎诚挚的眼睛,却又莫名的答应了下来。罢了,管他呢,就当是为了织女。


  他恍恍惚惚的和牛郎一起来到孟家村,此时罗老六已经拿着锄头柴刀和对方阵营中的青壮斗在了一起。


  神兵恍惚中推出一掌,打斗中的两村村民全被掌风按倒在了地上。


  “牛郎,这位壮士是你找来的帮手吗?”躺在地上的罗老六看看神兵又看看牛郎,有些欣喜。今日之战,其实牛溪村的人并不占上风,但是若有帮手,就不一样了。


  “老六,这位壮士是我请来的,还请两位给我一个面子,罢手吧。”


  “罢手?凭什么罢手?”孟家村人道,“就算牛溪村请来高手,我们也不怕,命都要没了,我们不会让步。”拆了水坝,他们也会再建,溪水水位一直在降低,建起水坝勉强可保一个村的人日常使用,若是两个村子均分,两个村子都会缺水。事关生死存亡,他们绝不会让步。


  罗老六一骨碌从地上爬将起来怒道:“你们私建水坝,就是断了我们牛溪村的生路,除非拆了水坝,否则此事绝不善了。”


  “拆水坝?休想!”眼看双方又要打将起来,牛郎咳嗽一声,道:“其实……我找到了解决干旱的办法,我娘子回家之前,曾和我说过,狮驼岭和火焰山一带有很多村庄常年干旱,他们那里的人擅长打井,用的都是井水。”


  “井水?你那个仙女媳妇说的?”罗老六一愣,看向牛郎,他知道牛郎曾娶过一位仙女为妻,心里嫉妒才屡次去找牛郎麻烦,可是内心深处对牛郎所言却也信了几分。


  “娘子曾说过,咱们后村有块风水宝地。村里其他地方因为干旱草木早已枯死,唯有那块地方却仍然植被茂盛。老六,那里一定能够打出井来。孟家村若有植皮茂盛之地,也可一试,咱们与其在这里打打杀杀,不如一起打井吧。”


  “真的假的?”孟家村人动摇起来,若非事关生死,他们也并不想做出断人水源这样的缺德事。


  打井之事虽然渺茫,却是个希望,而*中的这点希望,足够两村之人暂时握手言和。


  一夜之间,两个村子,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挖井。


  神兵看着和村民一起起早贪黑的牛郎,躁动的心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你觉得他们会成功吗?”神兵问罗技。


  “若不成功,就帮他们一把吧。”罗技从怀里掏出一颗聚水珠。


  这聚水珠是仙家之宝,可聚拢四周水汽。置于水井之中,便是水源。


  当了多日透明人的土地,却忽然道:“上仙不必担心,牛郎所挖之地确实是风水宝地,那里一定能够出水的。”


  “谁在担心,关我屁事。”罗技愤愤,把聚水珠塞了回去。


  数日后,第一口井出水了,村落间充满了欢声笑语,牛郎被两村之人抬起抛向天空。


  入夜,小英带着荷包偷偷来到牛郎家门前,羞涩道:“牛郎哥,这是我给你绣的荷包,你看看喜不喜欢。”


  “我有娘子赠我的荷包了。”牛郎淡淡一笑,声音温和。


  神兵看着流泪独自跑掉的小英,内心深处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走吧,”他对罗技道,“此间无事了,咱们回天庭去吧。”


  “死心了?”罗技冷冷道。


  神兵不答,他想他终于明白织女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质朴、看似懦弱却用自己的方式执着地生活着。


  他也恍惚间明白,自己对于织女的情感,或许只是出于少年人的倾慕,就像天宫中的那些浮云,看似灿烂光华,却缺乏生活的根基。那之后,他终于不再羡慕天宫中那些触不可及的云朵,他开始专注于磨炼自己的技艺,很快成为了高阶军士。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帖子

1

精华

1252

积分

玩家版主

Rank: 16

UID
212958
积分
1252
荣耀
0 点
节操
1970 斤
人气
4783 分

玩家版主

发表于 2020-4-2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